好学论坛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曾国藩教我们如何读书 [复制链接]

1#
曾国藩教我们如何读书
  曾国藩教我们如何读书
  作者周一夫
  《曾国藩家书》中从道光二十一年到咸丰二年这一段时间的家信中,特别是在致四位弟弟的信中,谈了许多读书治学的方法。这段时间曾国藩在京城作官,一面为官,一面勤奋读书,一面不断地写信督促四位弟弟用功读书。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道光二十四年九月十九日与澄、温、沅、季四弟的信道出了原因:“余受父教而余不能教弟成名,此余所深愧者,华闻读书阁;他人与余交,多有受余益者,而独诸弟不能受余之益,此又余所深恨者也!”所以,在致弟弟的这些信中便不厌其烦地反复强调和交待了读书的方法。咸丰二年曾国藩受命办理团练,至同治三年湘军攻下南京,曾国藩一直忙于军事,此后又北上摷捻、直隶练兵和处置“天津教案”事件,在《家书》中劝学的内容相对少一些,相关内容主要是督促子侄念书,而又以点评具体的诗文篇章和指导书法的内容居多。读《曾国藩家书》,觉得曾国藩教导的读书治学方法,历久弥新,对我们今天的学习仍有很好的指导意义。反复研读,归纳总结出“曾氏二十八字读书法”。
  一、立志为首
 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致四位弟弟的信中说:苟能发奋自立,则在家塾可以读书,广济读书阁,即旷野之地,热闹之场,亦可以读书,负薪牧豕,铭华读书阁,皆可读书。苟不能发奋自立,则家塾不宜读书,树海读书阁,即清净之乡,神仙之境,皆不能读书,何必择地?何必择时?但自问立志真不真耳。
  君子立志,要有为民请愿的气量,要内修圣人之心,外建霸王伟业,才不辜负父母的养育之恩,才称得上是天地间的完人。悲天命而悯人穷,才是君子所忧虑的事情。个人的屈伸、一家之饥饱、世俗之荣辱、得失、毁誉,君子固不暇及此也。
  道光二十四年九月十九日与澄、温、沅、季四弟的信中说:“人苟能自立志,则圣贤毫杰,何事不可为?何必借助于人?我欲仁,斯仁至矣。我欲为孔孟,则日夜孜孜,惟孔孟之是学,华闻读书阁,人谁得而御我哉?若自己不立志,则虽日与尧舜禹汤同住,亦彼自彼,我自我矣,何与于我哉?”意思是说:一个人假若自己能立志,那么,圣贤豪杰,什么事情不可为?何必一定要借助别人呢?我想仁,仁便达到了。我要做孔孟,那就日夜孜孜以求,只要是有关孔孟的知识都去学习,那又谁能抵御得住呢?如果自己不立志,那么虽说天天与尧、舜、禹、汤同住,也是他是他,我是我,又与我有何关系?
  二、拜师择友
  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十八日与澄、温、沅季四弟的信中说:“师友夹持,虽懦夫亦有立志。”就是说:有老师朋友的监督支持,哪怕是懦夫也可以立志做大事。
 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致四位弟弟的信中说:我身边的朋友很多,金霏读书阁,有讲究身体力行的,有穷经悟道的,有讲诗、文、字而艺通于道的,有才气奔放的,修身读书阁,有英气逼人,志大神静的。京城是人文荟萃之地,越去探求朋友就越多。“求友以匡己之不逮,此大益也!”意思是说:用交朋友来端正自己的缺点,这是交友最大的好处。而标榜自己赚取虚名,是最大的坏处,树海读书阁
  道光二十三年正月十七日给澄、温、沅三弟书中说:“乡间无朋友,实是第一恨事,不惟无益,且大有损,习俗染人,所谓与鲍鱼处亦与之俱化也。兄常与九弟道及,谓衡阳不可以读书,涟演不可以读书,为损友大多故也。今四弟意必从觉庵师游,则千万听兄嘱咐,但取明师之益,无受损友之损也。”又说:“凡人必有师,若无师则严惮之心不生。此外择友,则慎之又慎。……一生之成败,皆关乎朋友之贤否,不可不慎也。”
  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六日给六弟温甫的信中说:“若果威仪可则,淳实宏通,师之可也;若仅博雅能文,友之可也。或师或友,皆宜常存敬畏之心,不宜视为等夷,渐至慢亵,则不复能受其益也矣,树海读书阁。”
  三、静心专一。
  静下心来,刻苦用功,犹如猛火煮肉。曾国藩对弟弟们说:“予思朱子之言:‘为学譬如熬肉,先须用猛火煮,然后再用慢火温。’予平生功夫,全未用猛火煮过,虽略有见识,乃是从悟境中得来,偶用功亦不过优游玩索而已,如未沸之汤,遽用慢火温之,将愈煮愈不熟矣。”
  曾国藩说:用功好比是挖井,不在于挖很多口井,关键是要专心如一地深挖一口,挖出水来就取之不竭了。我平常的毛病在于挖的井多但都没有挖出水来,爱看读书阁
  我辈读书,只有两件事:一是进德,讲求诚正修齐的道理,以做到不负一生;一是修业,练习记忆、咏诵诗词文章的方法,用来让自己立足。……保护自己最重要的就是谋生。农、工、商劳力,是谋生;士人劳心,也是谋生。无论是在朝廷当官拿俸禄,还是在家乡教书,孔子读书阁,或者在官宦家当食客,或者在别人家当幕僚,都是用自己用自己的专业为自己挣一口饭吃,并且问心无愧。科举功名,不过是拿俸禄的一种途径,同时还可以检验我们掌握的知识,免得将来为官之后没有才干尸位素餐,拿到了功后心里不至于觉得惭愧。能否谋生,贫穷还是通达由老天作主,得到还是失去由人作主,学业、事业精还是不精,精彩读书阁,由自己作主。然而我没有见过业精而最终谋不到生的人。农夫如果努力耕种,精彩读书阁0,虽然会有饥荒,精彩读书阁,但一定有丰岁。商人如果积藏了货物,虽然会有积压,但一定会有畅销的时侯。读书人如果能精学业,那怎见得他不会考取科名呢?就是终于得不到科名,又怎见得不会有其他谋生的途径呢?因此说,只怕业不精了。要求业精,没有别的办法,金门读书阁,要专一罢了。谚语说:“技艺多了不能够养身,因为不专一。”我挖井多而没有打出水来,就是因为不专一。……如果志向在研究经书,那么应该专门钻研一种经典。如果志向在研习八股文,则应该只看一家的文稿。如果志向在作古文,那么应该只看一家的文集。作各种体裁的文章也一样,写各种字体的字帖也是一样,万万不可以兼营并鹜。样样去学一定一无所长。
  道光二十四年正月二十六日与澄、温、沅、季四弟的信中说:“凡事皆贵专,求师不专则受益也不如人;求友不专则博爱而不亲。心有所专而博观他途,心服扩其识,宁静读书阁,亦无不可;无所专宗,而见异思迁,此眩彼夺,则大不可。”
  道光二十四年三月初十日与温、沅二弟的信中说:“每日习字不必多,作百字可耳。读背诵之书不必多,金门读书阁,十页可耳。看涉猎之书不必多,亦十页可耳。但一部未完,不可换他部,此万万不易之道。”
  四、有恒为主
  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六日给温弟的信中说:“无论何书,总须从首至尾通看一遍,不然,乱翻几页摘抄几篇,而此书之大局精处茫然不知也。尔要学诗,先须看一家集,孔子读书阁,不要东翻西阅;先须学一体,不可各体同学,盖明一体则皆明也。习字临《千字文》亦可,但须有恒。每日临帖一百字,万万无间断,则数年必成书家矣。”
  道光二十四年十一月二十一日与澄、温、沅、季四弟书中说:“学问之道无穷,而总以有恒为主,树海读书阁.3。兄往年极无恒,年近略好。而犹未纯熟。自七月初一起,至今则无一日间断。每日临帖百字,抄书百字,孔子读书阁,看书亦须满二十页,多则不论。”
  曾国藩持之以恒的具体措施就是“自立课程,必须有日日不断之功”。
  道光二十二年九月十八日与澄、温、沅季四弟书说:“予时时自悔,终未能洗涤自新。九弟归去以后,予定刚日读史之法,读经常懒散不沉着。读《后汉书》,现已丹点过八本,虽全不记忆,而较之去年读《前汉书》领会较深。”
  道光二十二年十二月二十日致诸弟的信中说:“余自十月初一日立志自新以来,虽懒惰如故,而每日楷书写日记,每日读史十页,树海读书阁,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,此三事,未尝一日间断。十月二十一日立誓永戒吃水烟,洎今已两月不吃烟,已习惯成自然矣。予自立课程甚多,惟记茶余偶谈,读史十页,写日记楷本此三事者,誓终身不间断也。诸弟每人自立课程,树海读书阁,必须有日日不断之功,虽行船走路,俱须带在身边。予除此三事外,他课程不必能有成,而此三事者、将终身行之。”
  又说:士人读书,第一要有志气,第二要有学识,第三要有恒心。有志气就是绝不甘心落于人后;有学识就是知道学海无涯,不要为一点成绩感到自足,像河伯观海、井蛙窥天之流,都是没有学识的;有恒心就没有干不成的事情。这三点,金霏读书阁,缺一不可。这封信的末尾附上了曾国藩自定的课程表:
  一、主敬(整齐严肃、无时不俱,无事时心在腔子里,应事时专一不杂)。
  二、静坐(每日不拘何时,静坐一会,体验静极生阳来复之仁心,正位凝命,如鼎之锁)。
  三、早起(黎明即起,醒后勿沾恋),树海读书阁
  四、读书不二(一书未点完,树海读书阁,断不看他书,东翻西阅,都是徇外为人)。
  五、读史(廿三史每日读十页,虽有事不间断)。
  六、写日记(须端楷,凡日问过恶,身过,心过,口过,皆记出,终身不间断)。
  七、日知其所亡(每日记茶余偶谈一则,分德行门、学问门、经济门、艺术门)。
  八、月无忘所能(每月作诗文数首,以验积理之金寡,气之盛否)。
  九、谨言(刻刻留心)。
  十、养气(无不可对人言之事,气藏丹田)。
  十一、保身(谨遵大人手谕,节欲,节劳,节饮食)。
  十二、作字(早饭后作字,凡笔墨应酬当作自己功课)。
  十三、夜不出门(旷功疲神,切戒切戒!)
  道光二十四年三月初十日与温、沅二弟的信末附有《求缺斋课程》。
  每日课为:读熟读书十页。看应看书十页。习字一百,数息百入。记《过隙影》(即日记)。记《茶余偶谈》一则。
  每月课为:适三晶写回信,逢八日作诗、古文一艺。
 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致四位弟弟的信中说:我从十月初一开始,树海读书阁,每一个想法、每一件事情都记在册子上,以便每次看到的时候会提醒自己克制。我向来有缺乏恒心的毛病,从这次记录每天的言行开始,爱看读书阁,可以保证一辈子都会有恒心!那些良师益友也在做同样的事情,就会督促我只能进不能退!
  五、身体力行,树海读书阁
  道光二十二年十月二十六日致四位弟弟的信中说:人若不读书则已,要读书的话肯定要钻研《大学》。《大学》的纲领要有三点:明德、新民、至善,都是我们应该干的分内的事。读了这些道理就要和自己立身联系起来,就要根据知道了的去行动,去身体力行。否则,那读书还有什么用呢?虽然能舞文弄墨,自诩博学儒雅,也只不过是一个识字的牧童罢了!朝廷录用这种人做官,和用牧童去做官有什么区别?
  道光二十三年六月初六日给澄侯、叔淳、季洪三弟的信中告诫三位弟弟:绝大学问即在家庭日用之间,于孝悌两字上用功。信中说:现在的人都将“学”字误解了。若是细读《贤贤易色》一章就会发现,在学问都体现在家庭日用之间,在孝、悌上尽一份心,便长一他学问;尽十分心,便长十分学问。现在读书人为了考取功名,认为孝、悌、伦、纪跟读书没多大关系了,岂不知书上所记载的,古代圣贤所说的,其实就是要求人们把这些事情做好。这些事情做好了,即使写不出好文章又有何妨、否则即使文章写得再好,也只能算是个名教中的罪人。弟弟何不在孝、悌两字上多下功夫?不要让祖父母、父母、叔父母的一点儿不快乐,有一点儿不舒适;兄长、弟弟、妻子、孩子,都能做到和蔼有恩,秩然有序,这才是真正的大学问!就算诗文不好,也是不值得去计较的小事。
  道光二十四年九月十九日禀父母:诸弟考试后,闻肄业小罗庵巷,不知勤惰若何?此时惟季弟较小,三弟俱年过二十,总以看书为主。我邑惟彭薄野先生看书略多,自后无一人讲究者,大抵为考试文章所误。殊不知看书与考试全不相碍,彼不看书者,亦仍不利考如故也。我家诸弟,此时无论考试之利不利,无论文章之工不工,总以看书为急。不然,则年岁日长,科名无成,学问亦无一字可靠,将来求为塾师而不可得。或经或史,或诗集文集,每日总要看二十页
  六、设身处地
  道光二十三年正月十七日给澄、温、沅三弟的信中说:“于读书之道,有必不可易者数端:穷经必专一经,不可泛骛。读经以研寻义理为本,考据名物为末。读经有一耐字诀:一句不通,不看下句;今日不通,明日再读;今年不通,明年再读。此所谓耐也。读史之法,莫妙于设身处地。每看一处,如我便与当时之人酬酢笑语于其间。不必人人皆能记也,但记一人,则恍如接其人;不必事事皆能记也,但记一事,则恍如亲其事。经以穷理,史以考事,舍此二者,更别无学矣。盖自西汉以至于今,识字之儒约有三途:曰义理之学,曰考据之学,曰词章之学,各执一途,互相诋毁。兄之私意,以办义理之学最大,义理明则躬行有要而经济有本;词章之学,亦民以发挥义理者也;考据之学,吾无取焉矣。此三途者,皆从事经史,各有门径。吾以为欲读经史,但当研究义理,则心一而不纷。是故经则专一经,史则专主义理,此皆守约之道,确乎不可易者也。若夫经史而外,诸子百家,汗牛充栋,或欲阅之,但当读一人之专集,不当东翻西阅,如读《昌黎集》,则目之所见,耳之所闻,无非昌黎,以为天地间除《昌黎集》而外,更无别书也。此一集未读完,断断不换他集,亦专字诀也。六弟谨记之,读经读史读专集,讲义理之学,此有志者万不可易者也,圣人复起,必从吾言矣。然此亦仅为有大志者言之,若夫为科名之学,则要读四书文,读试律赋,头绪甚多。”
  七、贵在虚心
  道光二十四年十月二十一日与澄、温、沅、季四弟书中说:“吾人为学,最要虚心。尝见朋友中的美材者,往往恃才傲物,动谓人不如己,见乡墨则骂乡墨不通,见会墨则骂会墨不通,既骂房官,又骂主考,未入学者,则骂学院。平心而论,己之所为诗文,实亦无胜人之处,而且有不堪对人之处。……傲气既长,终不进功,所以潦倒一生,而无寸进也。……故吾人用功,力除傲气,力戒自满,勿为人所冷笑,乃有进步也。”
  道光二十五年九月十五日与父母书说:“盖天下之理,满则招损,亢则有悔,日中则昃,月盈则亏,至当不易之理也。”
  (作于2014年7月21日晚)
相关的主题文章:

  
   生活改变人_1
  
   蝎 子
  
   人模狗样
  
   偷窥风景
  
   今冬未至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